绝渊🎭

【眠渊】浮生一梦(瞎取的)

(是眠眠的生贺)
真•小学生文笔
修仙界paro
天资过人的隐居养父兼师父眠×天资过人的顽劣养子兼徒弟渊
(现代物品穿越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因为对眠眠的人设性格还不太了解,所以ooc十分严重
(对了借一下天子笑应该没问题吧(弱
啵一口眠眠(公然调戏,举报了(bushi————————————
        “……谁啊?好吵……”一只手掀开被子,白发的青年从床上撑起身子。

        他披了条外袍,顺手拿上眼镜,打着哈欠缓步走向大门。“咔哒”一声,还未等他伸手,门便开了。金色的那只眼睛目光微闪,心中已了然来者何人,青年便转身走向厨房。

        “嘿君眠!我回来啦!”门后探出一个黑脑袋,灰色的呆毛一翘一翘,表露出主人的雀跃之心。见前面的人背对自己不做应答,黑发黑衣的少年顿觉无趣,撇撇嘴,自门后走出。

        “你倒是给点反应啊眠眠?怕别是还没睡醒吧?”暗金色的瞳仁中藏着些许戏谑,快步上前截住君眠,拳头直向他脸上招呼,却在鼻梁前一公分处猛然收住。

        反观君眠,眼睛都没眨一下,只等他闹完,悠悠地说了句:“怎么?那你倒是说说,我该作何反应?绝渊?”

        绝渊刚把拳头悻悻地收回来,听他此话,便来了劲。“你难道不应该对我的到来大吃一惊,然后面上浮现出欣喜之色,激动地拥抱我吗!”绝渊越说越快,音量也控制不住了。

        “……嚯,那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你跟我学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清楚,我、遇、事、有、多、冷、静、吗?”君眠似笑非笑,最后一句已然是一字一顿地说出,颇有些咬牙切齿之意。

        绝渊身躯一僵,笑容有些不自然,想起了某些不太美妙的回忆。

        三年前的某天,绝渊刚满十六周岁堪堪成年,到了晚上便偷偷拿了君眠的钱袋溜下山去村子里买佳酿喝。要知道这小村子里的人十分喜酒,酒量奇高,就连村名都带个“酒“字。故这儿的酒啊,劲都特别足,更别提“佳酿”这种象征着“不醉不归”、为的就是灌醉人的酒了。

        绝渊以为自己隐藏地够好,但还是没想到他那慵风懒骨的师父——或者说养父——君眠早早地扎了个纸人随着自己下山了。

        君眠透过纸人目睹着绝渊连着喝空了十几坛天子笑——他不是不知道天子笑为何物,相反,他是感受过天子笑的可怕的。是的,君眠的酒量并不好。两坛天子笑就足以让他头痛一晚上险些断片。

        可君眠眼睁睁看着自己徒弟喝了十几坛但看上去依旧神志清醒,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倒不心疼自己的钱袋——反正他有得是钱,就算没钱了卖些符箓也够旁人一两年花了。是旁人。

        绝渊拍开封口纸,对着坛口仰头猛灌,一股细流从他嘴边流出,落入衣襟,晕开一块湿润的黑色。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扔开手上又一空酒坛,掏出钱袋准备付钱。君眠数了数绝渊脚边的空坛,十八个,云纹钱袋里的钱够付二十坛。于是他一张传送符就站在了绝渊身后,把绝渊手中的钱袋直接扔给了店小二,留了句“不用找了“便兀自拽起尚未反应过来的绝渊往隐居的那座山走。

        令他感到诡异的是,绝渊一路上一言不发,丝毫没有平日里跳脱话唠的影子。君眠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没了绝渊的聒噪他反而还有点不习惯,于是就喊了几声“绝渊“,无果。

        君眠诧异,灰瞳闪了闪,也并没发现有任何妖邪之物附身于他的徒弟。他纳闷了,绝渊一没醉二没被附身怎么这么反常。他停下脚步,可绝渊还是兀自向前走。君眠快步走到绝渊前面,突然翻了个白眼——好小子,边走路边睡觉啊,长本事了!

        心情复杂的君眠也不想慢慢走回去了,两张传送符直接到家。还没回头,只听“咚“地一声闷响,猜也能猜出来是绝渊倒地了。君眠从容地转身,本想拿出映象符记录绝渊的糗样,却又被不知怎么爬起的绝渊那冷漠疏离的眼神给惊了一下。

        若是仅仅如此的话,在今晚见识过太多的君眠倒也不会过于惊诧。问题是在他下意识使用了映象符把绝渊这难得一见的表情保存下来之后,绝渊,非常诡异地,对他笑了一下。

        上天保佑这绝对不是真的绝渊,绝渊哪种表情他没见过啊,但是像这样眼神冷淡笑容灿烂还自顾自把发绳扯掉任凭长发倾泻下来的绝渊……他还真的能非常冷静地拿出一摞映象符开始拍摄。

        绝渊非常无辜地卷了卷颊边那两缕灰发,一言不发地……扑倒了君眠。绝渊跨坐在君眠身上,鼻尖在自己师父的鼻梁自上而下地磨蹭。等两人鼻尖碰鼻尖了,他还伸出了舌头在君眠的唇上点了点。君眠倒并没有如他自己想象中那么意外,反而还潇洒地直接放手让绝渊自由发挥。

        那就了不得了啊。看起来就意识不清的徒弟变本加厉地直接开始脱自己衣服:外袍、中衣、里衣。里衣还没脱完呢他忽然就不脱了,双手捂心皱了皱眉。这时君眠猛然想起好像酒喝多了的人有一个统一特点:会——

        “呕……”绝渊扭头就吐在了君眠的雪狐皮地毯上,那架势好像要把五脏六腑全给吐出来似的。白发的人儿霎时就黑了脸,强忍着没用内力把绝渊直接震开,轻轻推了推绝渊示意他起来。自觉干了坏事的绝渊很乖巧地爬起,站在原地等待命令。

        君眠头疼地揉了揉隐隐跳动的太阳穴,沉默着处理完了各项事宜——何如?不可云。

        反正那次绝渊一睡就是三天,君眠大概也知道了绝渊那令人叹服的体质——连续着喝酒是没问题的,一旦停下就会开始睡觉,等到了熟悉的地方再撒撒酒疯,当开始吐时就意味着你要计算一下绝渊摄入的酒精量了,大概六坛天子笑的浓度可以让他睡一天。啊,补充一点,绝渊从不断片。(表情复杂)

        回忆结束。绝渊僵硬着脸,提前把准备好的酒坛拿了出来试图保命。

        “那、那个,这是我自己酿的桂花酒,君眠哥生日快乐!……哈?”磕磕巴巴地说出一句祝福,却在看见君眠一瞬间湿润的眼睛时愣了。

        “……谢谢。十几年了,从来没人给我送过生日礼物,就算是我自己也因为觉得没什么意义就抛弃了这个想法。……说起来你怎么知道的?”君眠感谢到一半突然停住,问了个看似没头没脑的问题。

        绝渊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要完,因为生日的日期是他从君眠私人的藏书阁里看过来的——那里边都是君眠的手记。

        “……绝渊?”君眠的黑气都要实质化了呢。

        “……我先撤了拜拜了您嘞。”

        “?别跑呀我们来玩个游戏呀?”




……好的我要不要艾特眠眠呢?有一丝害怕
@✨光辉的大复合号炮。   emm或者
@“Abyss.”